牛人 - [fluke]
Tag:

买到三张被称为独立电影先驱的莱昂内尔·罗戈辛(Lionel Rogosin)的碟,三部电影分别是《在波威》(On the Bowery, 1956)、《回来吧,非洲》(Come Back, Africa, 1959)和《美好的时代,绝妙的时代》(Good Times, Wonderful Times, 1966)。先看了《在波威》,发现这个罗戈辛确实很牛。这个电影是个半纪录片,同时混合了虚构,拍的是曼哈顿波威街上的那些无家可归者,全是些酒鬼,很多是二战退伍老兵。主要场景是一个酒吧里,然后是一些街上的镜头。拍的三个主要人物中有一个是演的,他的故事是编的,但演员其实也是这条街上的酒鬼。罗戈辛是学化工的,耶鲁毕业后在海军做了几年工程师,后来继承了家里的纺织公司,但他想拍电影,就搬到格林威治村去住了,在波威街上混了六个月,认识了很多酒鬼,后来就决定拍这个了。这个片的摄影师 Richard Bagley(imdb 的资料仅将他列为编剧之一)也是这条街上的一个酒鬼,另一个编剧介绍的,这哥们曾经在罗马每天泡电影院仔细研究了意大利新现实主义,所以他跟罗戈辛说只需要把摄影机架到街上就行了,结果后来这样拍了半天,发现还是不行,回来三个人就在一起花几个小时搞出了一个故事大纲。这个电影的摄影很好。罗戈辛当时是希望他拍出伦勃朗画中人物的感觉,确实拍出来了。街头的镜头也很好。Bagley 在这个电影拍完没几年就死了,因为酗酒。拍片时罗戈辛就经常要陪着他在酒吧喝几个小时后才开工。被拍的主要人物之一中途还进了次监狱,关了10天,他们只好拍了10天街景,这老哥也是电影拍完没几年就死了,后事还是罗戈辛料理的。之前罗戈辛还找过一个编剧 James Agee ,也是这条街上的,结果这哥们在电影开拍之前的某一天突然就死了,死在一辆出租车里,也是因为酗酒。查了下这哥们,居然是《非洲皇后》和《猎人之夜》的编剧,还是个诗人。《在波威》后来在威尼斯得了大奖(不是金狮,是给纪录片和短片的大奖),得奖时美国大使鲁斯夫人拒绝见罗戈辛,她认为这个电影是故意暴露美国的阴暗面,呵呵,当时是麦卡锡时期。这个电影的主演也出名了,好莱坞也要他去,但是他宁愿呆在波威街,后来有一天他爬上了一列货车走了,后来就没消息了。

看这个碟的前两天我刚刚认识了正在武汉拍电影的胡新宇,他对电影的了解好像并不多,但他的拍法和这罗戈辛还真像,他以前的纪录片也是混合了虚构的,比如第一部片《男人》就让其中一个被拍者每天扛着一把枪在宿舍周围打鸟,这实际上是他的编剧了。现在也是一个人在武汉租房子住着,每天结识三教九流。他正在拍的是一部剧情片,但是说也会把一些在武汉遇见的人拍进去。正好第二天他约我去聊聊,我们在武昌老城区的一个路口碰头,他开着机器来碰的头,到他住处后我坐下来就跟他说了一通罗戈辛,后来看见他刚买的一堆碟,也有一张罗戈辛的《美好的时代,绝妙的时代》,不过估计他看了也会说不好,因为他是反对画面太艺术的,还特别瞧不上黑白片,呵呵。

我回来后看了一下这部,这部也很牛,也是一部无法按纪录片或剧情片界定的电影。拍法特别有意思。在伦敦拍的,罗戈辛靠一个伦敦的骗子建立了他的剧组,他们找了一堆人举办了一个上流社会的酒会,大部分是广告征集来的,然后这群人就在那里跳舞喝酒调情,同时谈论战争,最后的电影是将这个酒会的镜头和各种资料片穿插在一起,包括两次世界大战的,犹太人集中营的,广岛核爆幸存者的,韩战的,等等,最后还有日本农民反成田机场的示威,马丁·路德·金的华盛顿大进军,罗素的反核演讲。拍片时罗素还帮了罗戈辛很多忙,比如给铁托写信让他去搞资料。搜集这些资料花了两年时间,社会主义国家都特别难搞,像苏联那里的资料就是那个伦敦骗子搞回来的。这个电影拍完后在美国没人发行,小影院也不愿放,最后罗戈辛拿到大学去放,最后也有上百万人看了,这是60年代的美国大学。


Posted by at 03:40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又遇到一牛人 - [fluke]
Tag:

前不久偶然看到一张《现世欢乐的花园》(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 2004),看片名有意思就买了,查了一下,果然有来头,导演 Lech Majewski 的身份是诗人、画家、导演和制片人,波兰人,罗兹电影学院毕业,81年后一直住美国,他是朱利安·施纳贝尔那部《巴斯奎特》的编剧和制片人之一,看他拍的其他片,上一部叫《形而上学》(Metaphysics, 2004),吓死人了。imdb上他也有一部《诗人之血》(Blood of a Poet, 2006),不过这个其实是他的艺术作品,33个短片组成的录像装置,最早在MoMA展的,后来参加了很多艺术展,后来才连成了一部长片另起了个片名《玻璃唇》(Glass Lips, 2007)。他还有舞台作品,82年编导过一部《奥德赛》,94年导演过歌剧《乌布王》。他的官方网站上有他的艺术作品、电影、舞台作品、以及书(包括诗歌、小说、文章、剧本)的详细介绍。

前天看了这部《现世欢乐的花园》,这个片名是15-16世纪的荷兰画家 Hieronymus Bosch 的著名作品,这幅画也在电影中反复出现,但这个电影却并不是 Bosch 的风格,而是一种手法主义,我认为。电影讲的是一个女艺术史学者和一个船舶工程师的相遇相爱最后分离,这个工程师整天拿着一部小机器一直在拍,于是电影的主要画面就来自于这台机器,有时机器也会在女主角手里或者在一边放着,比较有意思的是:有时画面是男主角在女主角离去后在电视机上看过去拍的录像,而这个情形我们也是通过他的小机器看到的(他还在继续拍),所以这时等于就出现了两层画框!故事的主要内容在威尼斯进行,所以画面内还套进了那些文艺复兴建筑的门框、窗框、镜子,甚至衣柜也被导演用作了画框。电影中还出现了很多绘画,博物馆挂的画,教堂的壁画、天顶画,等等,另外还有巨幅灯光广告,还有船舶工程图,等等。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这种多重画框多重镜像是在手提机器的流动的动荡的镜头中形成,整个电影是一种诗一般的感觉。

不过电影的主题与 Bosch 的画是一致的,欢娱,然后地狱。男女主人公也不断模仿画中的情景来开展自己的性爱活动,比如女的让男的捉了只癞蛤蟆来放在自己的身上,诸如此类,呵呵,不过画面并不怪诞,只有巴洛克式的华丽。电影的音乐也是导演自己做的,也是如诗的感觉。他的电影好像都是他自己担任摄影、美术和作曲。


Posted by at 05:13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前几天还看过阿巴斯的新片 - [fluke]
Tag:

《希林公主》(Shirin, 2008)。先只看了下开头,因为知道这个电影从头到尾都是拍观众在看电影,就没往下看,心想这阿巴斯看来确实是电影看少了,这也算实验啊,想他这几年拍的几个被认为是实验的,《十》还有点意思,《五》就没什么意思,越搞越不行了嘛,觉得他还是最早那些电影好。后来看了下花絮,发现他的拍摄方法还挺好玩:就在自家客厅拍的,摆了几张座椅,演员一个一个请到家里来,坐在那假装看电影,对面其实没电影看,是阿巴斯画的一张简笔画,演员就看这个,有时让演员自己随便看,有时让演员选择其中一个人物看,有时让先看这个再看那个,诸如此类,有时阿巴斯会突然扔一个盘子到地上,吓演员一跳;拍完这些演员然后又去录声音,一部不存在的电影的声音,又找了一些演员,在录音棚念对白,发出各种笑声喊声什么的。看了这个花絮我就想看一下这个电影了,想看看电影中到底是什么效果。没想到电影还挺吸引人,我居然就一直看下去了,明明知道演员看的是一张画,却还是不自觉地觉得她们在看电影了,而且,我发现自己还一直挺想看到她们看的那部电影的。这个观影经验还真是有些奇特。中途我去厨房装了一次开水,回来居然还会将碟倒回去,不知道是怕看漏了演员,还是怕听漏了那部电影的情节(其实情节我也没怎么搞清楚)。后来想了一下,我觉得真正吸引我的应该是这个电影所具有的一种“电影性”,演员的微妙表演,各种声音,以及时间的经历,导致了一种“电影性”的产生,这一“电影性”使得这部似乎什么都没拍的电影却能一直吸引着观众直到把它看完。看来电影还真是得看。

阿巴斯找了100多个演员,全部是女演员,每个人都只有几十秒到一分钟的镜头,一般只出现一次(个别不止一次,朱莉叶·比诺什就出现了三次),这构成了电影的节奏(声音部分是另一种节奏,电影实际上是两种节奏的交织)。当然更有趣的是,这些女演员一直是被看的对象,现在却成为了观众,但同时又仍然是被看的对象;她们观看的是一部关于女性的电影(希林公主的故事来自于中古波斯的一首长诗,一个爱情悲剧),而她们的面孔又会让我们想到其他一些女性故事。

前几天有朋友知道昆汀那个片中片是昆汀自己拍的后说:那他同时拍了两部电影啊。其实昆汀的搞法并不新鲜,很多电影的片中片都是导演专门拍的,比如瓦尔达《五点到七点的克莱奥》中的。多半是这样的短片,够不上同时拍两部电影。武智铁二《红闺梦》的片中片倒是有好几十分钟长,但他实际上是代替了一部分正片,正片就不用拍那么多了。只有阿巴斯这个才是真正同时拍了两部电影,两部时间长度完全一样的电影,虽然另一部电影只有声音,但也是完全按一部电影来做的,也是先有剧本的,也有编剧的,也要选演员的,最后也要剪辑的,呵呵。最后等于是一部电影的声音和另一部电影的画面合为了一体,这倒是和我的《与姬卡同居》蛮像的,当然我没有拍两部电影,我是拿了部现成的电影来。


Posted by at 02:54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无良杂种是昆汀啊 - [fluke]
Tag:

看了《无良杂种》,很好看。大家好像都没在意布拉德·皮特刚出场时的一句台词:“我是原野奇人占贝加的直系子孙,意思是我有印第安血统。”这是昆汀的血统啊,昆汀有四分之一印第安血统,父亲是意大利裔母亲是一半爱尔兰一半印第安。所以昆汀的割头皮应该是来自于老印第安人的搞法,也就是说现在实际上是昆汀在说假若由我这个印第安人带犹太人去复仇。所以苏珊娜最后复仇前也对着化妆镜在脸上抹上了印第安人的标记。所以住美国的同学在争论皮特怪里怪气的口音究竟来自哪个州时是不是也应该考虑一下他的血统?

仍然是一部影迷电影,不过这次昆汀主要是搞德国电影,苏珊娜电影院大门的大海报是里芬斯塔尔主演的高山电影《帕鲁峰的白色地狱》,参加最后行动的英军上尉居然是影评人,还是专攻德国20年代电影的,写过关于派伯斯特的书,于是他向丘吉尔介绍了戈培尔领导下的乌发,他对《帕鲁峰》的熟悉还在关键时刻帮了他。Bridget von Hammersmark 这个名字显然是从 Brigitte Helm 来的,而赫尔姆确实是讨厌纳粹的,虽然她没帮助过盟军,但这个时候我们会想起玛琳·黛德丽;后来埃米尔·强宁斯也出现了,他也是真跟纳粹搞在一起的。最后,昆汀还仿拍了一部纳粹的战争宣传片《国家的光荣》(碟中花絮有这部片的全貌),整部电影的情节其实主要是围绕这个纳粹宣传片的首映式展开,皮特的杀戮只是配料。如果对这段时期的德国电影熟,好多段落看起来会尤其妙趣横生。之前我一直纳闷昆汀为什么要拍一部二战片,没想到二战片也可以拿来搞关于电影的电影。

当然,不光是搞战前德国电影了,苏珊娜电影院里还有很多法国电影海报,小酒吧里玩游戏时卡片上写的是美国电影,德军战斗英雄喜欢林戴和卓别林,纳粹宣传片中出现了《战舰波将金号》的镜头,还有希区柯克的剧情片拿来做科教片,据说皮特还念了句《角斗俱乐部》的台词。imdb 上这个电影的 References 名单有一长串(应该还不全),其中提到苏珊娜的电影院里出现过一张1937年版《灰姑娘》的海报,我找了半天没找到,如果真有这张海报的话,那么那场展现昆汀恋足爱好的戏就又多了一层意思。

我比较感兴趣的还有昆汀式废话在这部片中居然起到了让情节跌宕起伏险象环生的作用,两个党卫军和盖世太保话痨的没完没了真的是让人要急死了。这个电影实际上还是由对白撑起来的。

我看的是用香港俚语译的字幕,我觉得很适合这个电影,比如将皮特扮演的角色翻译成“生番艾杜”,呵呵。

推荐一篇影评 >  joshua,《〈无良杂种〉:关于电影的电影》

以及imdb上的 > 《无良杂种》涉及到的其他电影


Posted by at 02:10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看了吕乐的《小说》 - [fluke]
Tag:

终于看到了这部听说了很久的电影,拍得挺好的,很纯粹的电影,比《赵先生》更好啊。最后一段小车开出小县城时一排排房子快速后移的镜头让我想起了戈达尔《万事快调》中的那个长镜头。


Posted by at 02:37 | Read more | Comments (8) | Trackback (0) | Edit |


Page共10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
© Powered by BlogBus.Com.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