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人 - [fluke]
Tag:

买到三张被称为独立电影先驱的莱昂内尔·罗戈辛(Lionel Rogosin)的碟,三部电影分别是《在波威》(On the Bowery, 1956)、《回来吧,非洲》(Come Back, Africa, 1959)和《美好的时代,绝妙的时代》(Good Times, Wonderful Times, 1966)。先看了《在波威》,发现这个罗戈辛确实很牛。这个电影是个半纪录片,同时混合了虚构,拍的是曼哈顿波威街上的那些无家可归者,全是些酒鬼,很多是二战退伍老兵。主要场景是一个酒吧里,然后是一些街上的镜头。拍的三个主要人物中有一个是演的,他的故事是编的,但演员其实也是这条街上的酒鬼。罗戈辛是学化工的,耶鲁毕业后在海军做了几年工程师,后来继承了家里的纺织公司,但他想拍电影,就搬到格林威治村去住了,在波威街上混了六个月,认识了很多酒鬼,后来就决定拍这个了。这个片的摄影师 Richard Bagley(imdb 的资料仅将他列为编剧之一)也是这条街上的一个酒鬼,另一个编剧介绍的,这哥们曾经在罗马每天泡电影院仔细研究了意大利新现实主义,所以他跟罗戈辛说只需要把摄影机架到街上就行了,结果后来这样拍了半天,发现还是不行,回来三个人就在一起花几个小时搞出了一个故事大纲。这个电影的摄影很好。罗戈辛当时是希望他拍出伦勃朗画中人物的感觉,确实拍出来了。街头的镜头也很好。Bagley 在这个电影拍完没几年就死了,因为酗酒。拍片时罗戈辛就经常要陪着他在酒吧喝几个小时后才开工。被拍的主要人物之一中途还进了次监狱,关了10天,他们只好拍了10天街景,这老哥也是电影拍完没几年就死了,后事还是罗戈辛料理的。之前罗戈辛还找过一个编剧 James Agee ,也是这条街上的,结果这哥们在电影开拍之前的某一天突然就死了,死在一辆出租车里,也是因为酗酒。查了下这哥们,居然是《非洲皇后》和《猎人之夜》的编剧,还是个诗人。《在波威》后来在威尼斯得了大奖(不是金狮,是给纪录片和短片的大奖),得奖时美国大使鲁斯夫人拒绝见罗戈辛,她认为这个电影是故意暴露美国的阴暗面,呵呵,当时是麦卡锡时期。这个电影的主演也出名了,好莱坞也要他去,但是他宁愿呆在波威街,后来有一天他爬上了一列货车走了,后来就没消息了。

看这个碟的前两天我刚刚认识了正在武汉拍电影的胡新宇,他对电影的了解好像并不多,但他的拍法和这罗戈辛还真像,他以前的纪录片也是混合了虚构的,比如第一部片《男人》就让其中一个被拍者每天扛着一把枪在宿舍周围打鸟,这实际上是他的编剧了。现在也是一个人在武汉租房子住着,每天结识三教九流。他正在拍的是一部剧情片,但是说也会把一些在武汉遇见的人拍进去。正好第二天他约我去聊聊,我们在武昌老城区的一个路口碰头,他开着机器来碰的头,到他住处后我坐下来就跟他说了一通罗戈辛,后来看见他刚买的一堆碟,也有一张罗戈辛的《美好的时代,绝妙的时代》,不过估计他看了也会说不好,因为他是反对画面太艺术的,还特别瞧不上黑白片,呵呵。

我回来后看了一下这部,这部也很牛,也是一部无法按纪录片或剧情片界定的电影。拍法特别有意思。在伦敦拍的,罗戈辛靠一个伦敦的骗子建立了他的剧组,他们找了一堆人举办了一个上流社会的酒会,大部分是广告征集来的,然后这群人就在那里跳舞喝酒调情,同时谈论战争,最后的电影是将这个酒会的镜头和各种资料片穿插在一起,包括两次世界大战的,犹太人集中营的,广岛核爆幸存者的,韩战的,等等,最后还有日本农民反成田机场的示威,马丁·路德·金的华盛顿大进军,罗素的反核演讲。拍片时罗素还帮了罗戈辛很多忙,比如给铁托写信让他去搞资料。搜集这些资料花了两年时间,社会主义国家都特别难搞,像苏联那里的资料就是那个伦敦骗子搞回来的。这个电影拍完后在美国没人发行,小影院也不愿放,最后罗戈辛拿到大学去放,最后也有上百万人看了,这是60年代的美国大学。


Posted by at 03:40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虫虫一岁了 - [image]
Tag:

2010年7月10日


Posted by at 23:18 | Read more | Comments (7) | Trackback (0) | Edit |

奥逊·威尔斯的唐吉诃德 - [pocket]
Tag:

买了张《奥逊·威尔斯的唐吉诃德》(Don Quijote de Orson Welles, 1992),碟血同学说几年前出过,但武汉没到过货。这是威尔斯拍了10年一直说没拍完的一部片子,1957年开始拍的,拍到70岁的主演都去世了。这个版本是92年被他助手剪出来的。不过威尔斯到底有没有拍完大家意见不一,因为他没有剧本,也没有留下任何提纲、记录什么的。快进了一下,好像蛮有趣的,最先出来的是威尔斯,讲故事的人,堂吉诃德和桑丘走在20世纪的大街和公路上,看到一个从马快速摇向驴的镜头,好牛。在豆瓣上看到一段阿甘本关于这部电影的文字,贴一下:

 

电影史上最美丽的六分钟

[意] 吉奥乔·阿甘本 著    王立秋 试译

 

桑丘·潘沙走进省城电影院。他四处寻找堂吉诃德,发现他就坐在边上,双眼盯着荧幕。影院差不多满了;阳台——就是一个大台阶——上挤满了吵闹的小孩。在几次尝试接近堂吉诃德未果之后,桑丘不情愿地坐到一个低矮的座位里,坐在一个女孩(达西妮亚?)旁边,这个女孩给了他一根棒棒糖。电影开始放映;这是一部古装片:荧幕上,穿着盔甲的骑士骑马奔驰。突然,一个女子出现了;她处在危险之中。这时,堂吉诃德突然站了起来,拔出他的佩剑冲向荧幕,开始用一阵猛刺把布幕切成碎片。荧幕上的女子和骑士依然可见,但被堂吉诃德利剑划开的黑色伤痕变得越来越大,无法和解地吞噬着影像。最后,荧幕上什么也不剩,人们只能看到支撑荧幕的木质结构。愤怒的观众离开了剧场,但阳台上的孩子们却继续为堂吉诃德而狂热地欢呼喝彩。荧幕下,只有坐在地上的那个小女孩用反对的目光盯着他。

我们应该怎样对待我们的想象?爱它,信它哪怕(爱)到(不惜)毁灭或改造它的地步(这也许就是奥森·威尔斯电影的意义)。但最终,只有在想象揭露自身的空洞与未完成,显示自己空无材质的时候,我们才真正地为想象的真实付出代价并最终认识到这点:达西妮亚——被我们拯救的达西妮亚——不会爱上我们。

[注]译自Giorgio Agamben, Profanations, Translated by Jeff Fort, New York: Zone Books, 2007, p.93-94。


Posted by at 02:53 | Read more | Comments (4) | Trackback (0) | Edit |

06-04 - []
Tag:

 

 

 

 

 

 

 

 

 

 

 

 

 

 

 

 

 

 

 

 

 

 

 

 

 

 

 

 

 

 

 

 

 

 


Posted by at 00:08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放电影,6月5日 - [image]
Tag:

> 豆瓣页面


Posted by at 00:25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Page共50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
© Powered by BlogBus.Com.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