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代观影记(三) - [memory]
Tags:

1985年夏天,我在上海实习,期间上海的伯父参加高考阅卷,发了两张“内部电影”的电影票,电影是在两周之后,而我的实习已经要结束了,伯父建议我多待几天,看完电影再回家。说将放映两部电影,一部是美国的《出水芙蓉》,另一部是解放前的一部中国电影,好像他也没说出片名。我对这部《出水芙蓉》充满了遐想,因为从片名看隐约觉得是某篇批判文章中提到过的著名黄色电影。机会难得,我决定实习结束后不和同学一起离开上海,再待两个星期。好不容易熬过了两个星期,迎来了看电影的日子。我和堂弟一起去的。记得是在一条老马路上,下了公共汽车又走了一会,穿过了几条小街,一个老电影院,在两条马路的交汇处,大门在转角的地方。堂弟跟我介绍说这是解放前上海的一家著名电影院,说哪个小说里写到过。《出水芙蓉》并没有我期待的黄色镜头,甚至不怎么好看,另一部电影是《小城之春》。看完出来堂弟说:我觉得后一个电影反而要好一些。我附和了他。堂弟在复旦新闻系读书,他比我小几个月,但比我成熟,我跟人提起他时总误称为堂兄。他这句话说明他也主要是冲前一个电影来的。当然这句话还有另一个背景,就是一般来说外国电影总是比中国电影要好的。当时我们都对这部中国电影一无所知,从没看到过一篇谈到这个电影的文章,当时介绍解放前的上海电影一般就是那几部著名的左翼电影,那几年陆续公映过的,对这个电影的狂热要在十几年后才出现。

那天我只是觉得总算有一部电影还不错,我多待两个星期也算值得,多少还是有点失落,因为期待有些落空。其实这后一个电影给我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因为它和我看过的几部解放前电影完全不一样,看的时候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是不知道这个电影是从哪里来的,感觉是在一个奇怪的地方看了一部奇怪的电影,有种超现实的感觉。用大段内心独白来配合画面的手法当时让我觉得很新颖,内心独白就可以让情节这么紧张,我想以后我拍电影时也可以搞一下。现在看来那天是个意外收获,一不小心看了一部中国电影排第一的片子。现在我经常对那些疯狂寻找它的盗版碟的人说:这个电影我看过胶片,85年的时候。



Posted by at 21:59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