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片好像是部很牛的电影 - [hearsay]
Tags:

昨天下午和无端同学msn时,他问我有没有看过矶崎新老师拍的一个叫《间:龙安寺庭院的时空》的电影,说加号同学编撰的“影像-建筑历史图说”中列有此片,说是部建筑纪录片,是矶崎新和一个叫 Taka Iimura 的人合作的。我从未听说过此片,以前查矶崎新电影资料也未发现此片,于是又去查了一下,终于搞清楚了。

这部片其实应该算 Taka Iimura 作品。这哥们全名 Takahiko Iimura,日本名字“飯村隆彦”,也是六十年代实验电影的活跃人物(以前国内的实验电影资料将其译为“高彦井村”应是错译)。找到他的个人主页,发现那个约翰·凯奇读乔伊斯的录像就是他所拍。这部《间:龙安寺石庭的时间/空间》(MA: Space/Time in the Garden of Ryoan-Ji, 1989)是饭村受纽约大都会美术馆和 Gatty 基金会委托而制作,所谓 Art on Film/Film on Art 系列计划中的一个。导演饭村隆彦,文字矶崎新,音乐小杉武久,可谓阵容强大。16毫米彩色片,同时还有个录像版本,片长16分钟。这个计划要求电影制作者与一位学者(或研究者)合作,矶崎新就是作为研究者被邀请加入的,所以这个片也被称为饭村与矶崎新的合作作品。

昨晚我仔细研读了饭村的拍摄笔记,发现好像是部很牛的电影。它实际上是饭村1970年代一系列实验电影创作的继续,这些创作都是关于时间问题的。饭村认为伯格森的“绵延”与日本人的“间”有某种共同之处,涉及的都是时间和空间的一种无法分割的情形。当时他就拍过一部《间》(Ma (Intervals), 1977),这个片是在胶片上精确划分出一秒一秒,然后每一秒或黑片或白片(黑片时有条白线,白片时有条黑线),同时一秒内的声音也分为间断发两声或持续发声(都是单音),与画面相配合,就构成了所谓“间”的四种面貌。这个“龙安寺”电影仍然是想搞这个问题,所谓用电影的方式来呈现时间和空间的不可分状态。饭村说他的目标不是用电影来描述或图解“间”的概念,而是让观众观看电影的过程成为一次对“间”的实际体验。这实际上是部概念作品了。

饭村的拍法非常简单,他主要采用了 "slow tracking shot" 来实现他的想法。他认为这一镜头方式是一种时间和空间的同时改变,它可以让那个被称为“间”的时间/空间的不可分状态成为一种视觉的体验。他用的是极慢的 tracking shot,观众观看时几乎无法辨别自己看到的是移动画面还是静止画面,但变化却在悄悄地发生。他认为如果用快速移动的镜头,时间和空间的连续性就会被破坏。他在龙安寺庭院的走廊前铺设了一条轨道,又使用了一个电脑控制台来使摄影机的移动保持匀速。整部电影主要就是三次 tracking 镜头,都是在这条轨道上,运动路线完全一样,都是镜头对着庭院,从最左边的一组石头开始,平行于院墙向右移动,到第五组石头结束;摄影机的高度每次也一样;但是镜头焦距每次不同,第一次是长焦,第二次是标准镜头,第三次是广角;另外,每一次的运动速度不一样,视野较宽时速度稍快(在视野更宽的情况下速度会显得更慢,所以观众感觉到的速度每次仍然一样)。可以想像在这个超慢的移动过程中的观看感觉,每块石头在不知不觉间出画和入画。在两次 tracking 镜头之后,饭村又搞了五个 zooming 镜头:在走廊中点处分别对五组石头各进行了一次 zooming(zoom in),也是极慢速,这产生一种凝视的效果。饭村认为,前面两次 tracking 镜头让观众体验到的是各个物体(石头)之间的“间”,而在 zooming 镜头进行时,观众与观看对象(石头)之间的“间”就出现了。最后,在五个 zooming 镜头之后,是第三次 tracking 镜头。

电影的开头和结尾还分别有一个固定镜头,分别是从庭院左侧和右侧拍摄的全景,这是一对镜头,安排在一头一尾,饭村称其为画框镜头(framing shot)。

小杉的音乐在 tracking 镜头时,是一个单音以各种声调变化(带着回声)一直持续,在 zooming 镜头时,是高声的敲击声(也带着回声)一直重复,饭村说每次起声是一种如同棒喝的效果。

矶崎新写的几段短诗出现在几个换镜头的地方,基本是对“间”的描述或阐发。其实我觉得这些诗句蛮多余的,不过饭村好像认为很好,在拍摄笔记中他对这些诗句逐字逐句进行了分析。也许作为一部主要给西方人看的电影需要给观众一些提示吧。西方的评论也称这个电影是画面、声音以及文字的极妙的结合,也许他们想到了东方绘画在画上题字的传统吧。

我觉得这个电影太牛了,用两种最简单的镜头方式,就制造了那么丰富和精微的体验,我觉得比阿巴斯后来拍的那个《五》牛多了啊。哎呀,怎么才能看到这个电影啊?

 

> 飯村隆彦主页

> 飯村隆彦的拍摄笔记

 

  The Making of <MA> in Ryoan-Ji, 1989



Posted by at 22:28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