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特罗同志真不错 - [hearsay]
Tags:

自八十年代后期以来,古巴政府在社会政策方面有所松动,同性恋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宽松对待。1992年,卡斯特罗称同性恋为“一种需要得到尊重的人类自然倾向”。1993年6月,古巴政府代表在联合国经济与社会委员会上,同意国际同性恋联合会在古巴设立观察站,并表示已经“从以前的错误中吸取了教训”。同年12月,电影《草莓与巧克力》在哈瓦那国际电影节上映,场场爆满,最后获得了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多项大奖。该片描述了一名同性恋艺术家试图勾引一位哈瓦那大学的学生,但两人在对抗与交流中建立了深切友谊。艺术家不仅为大学生牵线做媒,还帮助他克服对同性恋和不同政见的怀疑和恐惧。在风趣的对话中,影片对古巴政府社会政策的各方面提出了辛辣尖锐的批评,在当时可谓石破惊天。该片次年在拉丁美洲各国上演,好评如潮。古巴政府还将该片送往美国角逐奥斯卡,令西方媒体和评论家惊诧不已,最后该片获得最佳外语片的提名。在同一时期,西班牙同性恋剧作家费德里戈·加西亚·洛加的同性恋话剧《观众》被公开搬上了舞台,电视节目也开始反映同性恋。在哈瓦那大学的语言文学系和艺术系,同性恋已经不再被视为异端。

摘自《古巴同性恋简史》



Posted by at 15:45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碟血街头 () at 2008-08-06 23:37:15  [回复]
[资料]
故事的设置与《蜘蛛女之吻》相仿——在拉美背景中,忠诚的政治家与同性恋者交换意见——但气氛不那么严酷和超现实。这两个孤单的人物都充满了活力,因为剧本并没有把大卫(年轻的共产主义者)和迭戈(男同性恋)变成符号。大卫太年轻,盲目地效忠于共产主义事业,但他是政治观念并非那么坚定,所以没有拒绝接受迭戈。迭戈发现大卫在性取向上并不让步,就通过向他提供书籍、挑战他下意识的世界观,试图在知性上引诱大卫。迭戈的公寓成为他们摆脱社会的避难所,二人在此享受着音乐、交谈和美食。大卫与迭戈的女邻居南希有性关系,这实际上让两个男人的关系更紧密,因为南希是迭戈最好的朋友和红颜知己。对于卡斯特罗政府迫害同性恋的问题,本片并没有畏畏缩缩;但导演托马斯.古蒂埃雷斯.阿莱亚将故事设定在1979年,也许就已经回避了政治压力。两位主角都非常棒;弗拉迪米尔.克鲁兹巧妙地刻画了大卫微妙的心理变化,而Jorge Perrugoria塑造的迭戈是个拥有巨大魅力和同情心的人物。--Tom Wiener

Posted by 笨死自己算了 () at 2008-07-24 18:22:39  [回复]
之前看过李银河的一篇博客,说的就是同性恋在中国的接受程度比想象高(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3d533601009vfr.html)
不知道这说明了什么?!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