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还看过阿巴斯的新片 - [fluke]
Tags:

《希林公主》(Shirin, 2008)。先只看了下开头,因为知道这个电影从头到尾都是拍观众在看电影,就没往下看,心想这阿巴斯看来确实是电影看少了,这也算实验啊,想他这几年拍的几个被认为是实验的,《十》还有点意思,《五》就没什么意思,越搞越不行了嘛,觉得他还是最早那些电影好。后来看了下花絮,发现他的拍摄方法还挺好玩:就在自家客厅拍的,摆了几张座椅,演员一个一个请到家里来,坐在那假装看电影,对面其实没电影看,是阿巴斯画的一张简笔画,演员就看这个,有时让演员自己随便看,有时让演员选择其中一个人物看,有时让先看这个再看那个,诸如此类,有时阿巴斯会突然扔一个盘子到地上,吓演员一跳;拍完这些演员然后又去录声音,一部不存在的电影的声音,又找了一些演员,在录音棚念对白,发出各种笑声喊声什么的。看了这个花絮我就想看一下这个电影了,想看看电影中到底是什么效果。没想到电影还挺吸引人,我居然就一直看下去了,明明知道演员看的是一张画,却还是不自觉地觉得她们在看电影了,而且,我发现自己还一直挺想看到她们看的那部电影的。这个观影经验还真是有些奇特。中途我去厨房装了一次开水,回来居然还会将碟倒回去,不知道是怕看漏了演员,还是怕听漏了那部电影的情节(其实情节我也没怎么搞清楚)。后来想了一下,我觉得真正吸引我的应该是这个电影所具有的一种“电影性”,演员的微妙表演,各种声音,以及时间的经历,导致了一种“电影性”的产生,这一“电影性”使得这部似乎什么都没拍的电影却能一直吸引着观众直到把它看完。看来电影还真是得看。

阿巴斯找了100多个演员,全部是女演员,每个人都只有几十秒到一分钟的镜头,一般只出现一次(个别不止一次,朱莉叶·比诺什就出现了三次),这构成了电影的节奏(声音部分是另一种节奏,电影实际上是两种节奏的交织)。当然更有趣的是,这些女演员一直是被看的对象,现在却成为了观众,但同时又仍然是被看的对象;她们观看的是一部关于女性的电影(希林公主的故事来自于中古波斯的一首长诗,一个爱情悲剧),而她们的面孔又会让我们想到其他一些女性故事。

前几天有朋友知道昆汀那个片中片是昆汀自己拍的后说:那他同时拍了两部电影啊。其实昆汀的搞法并不新鲜,很多电影的片中片都是导演专门拍的,比如瓦尔达《五点到七点的克莱奥》中的。多半是这样的短片,够不上同时拍两部电影。武智铁二《红闺梦》的片中片倒是有好几十分钟长,但他实际上是代替了一部分正片,正片就不用拍那么多了。只有阿巴斯这个才是真正同时拍了两部电影,两部时间长度完全一样的电影,虽然另一部电影只有声音,但也是完全按一部电影来做的,也是先有剧本的,也有编剧的,也要选演员的,最后也要剪辑的,呵呵。最后等于是一部电影的声音和另一部电影的画面合为了一体,这倒是和我的《与姬卡同居》蛮像的,当然我没有拍两部电影,我是拿了部现成的电影来。



Posted by at 02:54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