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代价》 - [memory]
Tags:

前不久杜老师在他的豆瓣小组转贴了一篇《疯狂的代价》影评,勾起了我一些回忆。这个电影我应该是88年秋天看的,当时让我大感兴趣,因为当时我正在大看弗洛伊德(当时应该全国的文艺青年都在大看弗洛伊德),我觉得这个电影搞了很多弗洛伊德,立刻就对这周晓文佩服得五体投地。这篇影评提到开场的那段著名的朦胧女澡堂镜头,说拍得很美,但不大明白其用意。这是我当年最爱跟人分析的一段,实际上这个场景并不是开头,之前还有两个镜头,第一个镜头是出西影厂厂名,背景是片中两兄弟住的塔楼,塔楼上闪着光,第二个镜头是小伙子持望远镜偷窥的大特写,同时出片名,然后才是朦胧洗澡镜头同时出演职员字幕,完了接的是清晨室内,姐妹俩刚起床都穿着内衣…… 所以,这一组镜头得连起来看,这组镜头首先是一个简单的象征蒙太奇:男性在窥视女性。而整个一组镜头下来我认为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作用:一开场就把观众带到了一个强烈的性的气氛和语境之中。

当年《当代电影》杂志组织过一次讨论,我记得有个人专门分析了一对兄弟与一对姐妹的角色设置构成的一种复杂关系,比如姐姐对妹妹的被强暴有一种嫉妒,就是说表面有一个行为动机,而实际上驱动行为的潜意识又是什么,哈哈,当时我觉得很有意思,现在来看其实不过是好莱坞的通俗弗洛伊德。我记得有个从美国回来的人发言就说这电影完全是好莱坞垃圾,我当时很不理解。

我还在周晓文的访谈中知道了他这部电影“用建筑作为一种背景隐喻”,这更让我大感兴趣。其实也是好莱坞弗洛伊德,比如用塔楼象征男性,呵呵。当时我一师兄有机会给一建筑杂志编一期特辑,要我帮他一起做,于是我就跟他讲了周导用建筑作背景隐喻这事。我这师兄也是电影发烧友,《红高粱》得金熊时正在重庆读研究生的他还给张艺谋发了封贺电。听我讲了之后他就让我给周导写封约稿信,请他谈谈这个事情。后来我就写了信。我在邮局排队发挂号信时信封上的字引起排我后面的一个学生的兴趣,问我:你给周晓文写信?谈谈一个影迷的感想?我很不屑地没有理他。不过后来肯定就在一堆影迷来信中,也不知道周导看到没有,反正我们没收到回信,哈哈,后来那杂志的特辑也没能按我们的想法做。



Posted by at 01:22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jijihill () at 2010-04-04 05:10:44  [回复]
我在网上看到徐静蕾裸背上阵‎的图,想起我很小时候在电视里头看过一国产片有个片段就是女主角背对着男主角脱了小背心,然后哪男主角冲动的捏碎了一只玻璃杯子,不知道你对那片有没有印象,女主角好像是石兰,哪个男主角在里头穿了个紧身背心肌肉还蛮发达的,现在他们好像都不大演戏了。
 回复 jijihill 说:
可能也是周晓文的电影,石兰就是在他电影里出道的,一度是他的御用女主角,连演了他几部片,不过我没看过,我一部石兰的电影都没看过
(2010-04-04 13:25:16)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