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讨论会上的发言 - [babble]
Tags:

刚才偶然在一本艺术杂志上发现我上半年在一个讨论会上的一段发言,摘编的,我贴一个完整的:

李巨川:好,我介绍一下自己的创作。我的创作基本上可以分成两类,我的作品非常少,但我还是把它们分成了两类,一类是实验电影,满足我的电影爱好的,还有一类是作为建筑作品的录像,作为建筑作品的针对的是建筑学的语境,讲起来稍微有点复杂,我就不讲了。我只讲一点,就是我这两类作品的一个共同点,就是这两类作品都建立在这样一个基础上,这个基础就是录像和电影的区别。我也是一个电影爱好者,属于影迷了,至今仍然是一个狂热的淘碟者。但是我创作的起点恰好是录像和电影的不同之处。谈到录像和电影的区别,刚才很多朋友都涉及到了其中的一个方面,就是相对于一种电影工业来说,它是一种个人化的写作。但是我认为还有更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录像跟我们的身体有着更为密切的联系,在这一点上跟电影有非常大的区别,这是我在接触到摄像机之后认识到的。之前我是做别的作品,最早是做行为,当时大家都是这样,借摄像机来,保存资料,但是我在直接接触到摄像机之后,特别是那种家用的小型摄像机,我就发现它跟我们的身体有非常密切的联系,就是说它不仅是能记录视觉上的东西,还能记录我们的身体活动,肢体活动,还有呼吸,颤抖。比如说我们呼吸引起的颤动,在电影中就会有很多设备来解决这个问题,斯坦尼康啊,他们会用设备解决这个问题。录像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恰好就是它的特别之处。刚才曹恺说很多人都有拍电影的理想,但是我没有,我不会想到用录像来模仿拍一部电影,我想的是用我手上的东西能够做什么,摄像机对我来说就变成这样一个东西,就像高世强刚才讲的,是否可以用它来打架,我觉得摄像机对我来说就是这样,不是用它来拍什么,而是用它来做什么。我觉得在中国最早的录像艺术的创作中,好象有这种特征,可能跟当时的技术条件有关系,很多作品都呈现出录像本身的特点。相反,到现在,可能技术条件太好了,大家觉得自己在电脑上就可以实现电影的效果了,所以反而忘记了机器的特性,以及跟电影的区别。现在甚至很多拍DV的也会使用一些消除身体痕迹的设备,现在不是有一种国内做的相当于斯坦尼康的,就是不要把自己身体的颤抖带到被记录下来的东西里面。但是我觉得这恰好是最有意思的,这就是小型摄像机和电影摄影机的区别。我对录像发生兴趣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个原因。还有一点是它最后的传播形式。我很喜欢录像带这个东西,我是那种恋物癖,比如我喜欢书,不是喜欢书的内容,而是喜欢书这个东西。我们当时用的VHS的带子,大二分之一那种,我觉得它的大小啊厚度啊,都像一本书,还有Hi8的带子也正好像一盒香烟,这些东西可以随身携带,可以送给朋友。我的作品都是创造一个空间,一个以时间形式存在的空间,录像带就可以让这个空间成为一种个人的收藏。然后,当我把一盒录像带放进录像机,一个空间就展现了出来。所以它的传播方式也可以变得非常个人化,就是说不再是在电影院里。实际上最开始我拍录像时我想像的播放的地方就是学校周围的录像厅,或者是朋友家里。我觉得这个事情是特别有趣的。我所有的创作都是以这个为基础的,就是录像和电影的区别。我就说这些吧。

 

(根据录音整理)



Posted by at 14:48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jijihill () at 2010-10-28 22:26:56  [回复]
看这个视频 艾胖又调皮了http://www.56.com/u81/v_NTYwMjgyNjI.html
 回复 jijihill 说:
你的留言为什么总是和我的博文没关系?
(2010-10-29 01:16:01)

Posted by 破人 () at 2010-10-22 20:05:55  [回复]
现在的想法应该和那时又有不同了吧,毕竟都是网络视频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