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四月《刑房》在美国上映时的昆汀访谈 - [hearsay]
Tags:

大张旗鼓看电影 ——专访昆汀·塔伦蒂诺

德文·戈登(《新闻周刊》记者)/文,刘铮/编译

昆汀·塔伦蒂诺跟导演过《罪恶之城》的罗伯特·罗德里格斯合作,拍出恐怖片《刑房》(Grindhouse),于上周五在美国上映。可惜影片票房不佳,在票房榜上排行第四。不过,昆汀·塔伦蒂诺有一批忠实拥趸,不愁没人看他的电影。《刑房》由两个相互没有关联的部分组成

 
,一部分是昆汀拍的《保你不死》(Death Proof,国内有些媒体将其译为《死亡证据》,是错的,理由可参考下面对话的内容),另一部分是罗伯特·罗德里格斯拍的《恐怖星球》。

记者有些失望,因为昆汀约他在星巴克见面,而不是电影里那种低档酒吧。这个穿着T恤衫、牛仔裤的电影狂人还是那种口若悬河,一张嘴就离题万里。

记者:你怎么想到拍这么一部模仿20世纪70年代电影风格的作品,居然讲一个家伙开着车到处撞人、碾人的?

昆汀:我觉得我一直在学习如何拍电影,也许到我死的那天,就可以毕业了。我跟罗伯特想到这个主意时,刚好我看了一大堆上世纪70年代晚期到80年代早期的“血腥片”(slasherfilms)。我想,我要是拍自己的“血腥片”,肯定是拍反思性的。我决定了,我要像拍《水库狗》那样去拍我自己的“血腥片”——《水库狗》是对“强盗片”的一种颠覆啊,我这回要把“血腥片”也颠覆了。

记者:《保你不死》的具体想法是从哪里来的?

昆汀:大概十年前吧,我跟一朋友说,让他给我整辆车。我想要辆沃尔沃,因为我想要特安全那种。我想自己可不能像《低俗小说》里那家伙那样死于车祸呀。

记者:你给我的感觉可不是像喜欢沃尔沃的哟!

昆汀(笑):是,我知道。可是就为了安全啊。所以我跟那人说了,他说:“行,你随便买辆车,然后把它交给电影特技组的人,花上1万到1.5万美元,他们就可保你不死。”就这么着,“保你不死”这个词就印在我脑海里了。

记者:看来《刑房》推出的时机恰到好处:恐怖片很受欢迎,而且似乎没有冷下来的迹象。你觉得是什么在推动这股潮流?

昆汀:它不是骤然兴起的,不过这种潮流不时总会涌动一下。目前这拨也有六年光景了,它是受日本来的电影的影响,像三池崇史这类导演啊,像《大逃杀》这类片子啊。不过,差别在于,现在主流观众特别喜欢这类片子了。以前,这种极端暴力的影片根本无法进入主流。如果你的片子里血流成河,那你的片子就一定是小众的。现在完全不同了。想当年,我跟罗伯特拍《从黄昏到黎明》,如果我们说出“恐怖”二字,那电影厂肯定让我们滚蛋啊。他们不说“恐怖片”,他们说“惊悚片”。在他们看来,“惊悚片”或者“科幻片”那才能卖钱。“恐怖片”不行。现在呢?到处都是恐怖、恐怖、恐怖。一部600万美元成本的恐怖片有可能打败1.5亿美元投资的大制作,以前哪敢想啊?

记者:对我来说,《刑房》的魅力在于它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电影。现在人们还是成群结队地涌入影院,不过影片带来的震撼却越来越少——我们只不过是习惯性地去看而已,却没有丝毫兴奋的感觉。《刑房》这样双片并行的方式似乎是一种全新的方式,尽管它实际上是一种复古。

昆汀:我不想做那种只知道怀旧的“老饼”,总说什么一二十年前比现在好,不过,在过去的二十年间,观影经验的确变得很低俗廉价了。上世纪70年代末那会儿,电影是在高峰时期啊,每个影院都有自己的特色,大厅里有巨大的壁画,到处都是电影海报,还有非常疯狂的电影预告片,中间会突然冒出卡通的那种。那才叫看电影呀!因此,对我们来说,《刑房》的目的之一也是要让观影这件事再次大张旗鼓起来。

转自 http://www.ycwb.com/xkb/2007-04/12/content_1446592.htm



Posted by at 23:02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Add Comment